RinoChu

在一个好天气里努力出门。

新年第五发。

在舅妈的鼓动下勇敢地撑了体重,我了个去春节光吃蔬菜就重了十斤,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吃吃吃,吃完和大兄弟一家逛了灵湖不知道几分之一圈,又回来吃吃吃。

终于要回家不浪了,浪子进门前一分钟在楼下不幸踩中狗屎。

尴介,全剧终。

补遗。

若到江南赶上春,千万和春住。

新年第四发。

穿越一整个城市,重新回到母校。

新年第三发。古渡。

新年第二发。

甘蔗来了23333,今天也是晴天。

新年第一发。

第一次跨年在零点前睡着了,没有像往年一样发新年祝福,在这里祝新年快乐,一切都好。

年味很淡,但一早起来皮肤微微发痒,还出了汗,于是感到春天真的来了。想起《十年》的开篇,讲到现在不太常谈的一句话,“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日之计在于晨。”

吃了早饭居然磨磨蹭蹭就中午了,照往年一样和妈妈一起压马路,去了紫阳街,又到文庙和梅园。收集了一些新年的颜色。

图一是文庙的明伦阁一角,上面长着一股脑笔直向上的奇怪植物。

图二是大成殿孔子像前的稀奇古怪的供品,里面居然有一盆是春蚕。

图三四五七是文庙的一角。

图六是临海的一种老工艺,方言叫“做糖引”,大约是麦芽糖之类用的,妈妈小时候小孩的玩具之一,以前只要七毛钱,现在已经要三块钱一个了。我妈小孩一样玩了一路,引起了好多出门散步的人来围观。

图八是紫阳街的一家老零售商店,以前没有玻璃,还是用塑料纸糊的窗户。

图九是府前街一家气功推拿店,以前紫阳街上特别多,还有什么八卦算命之类的,现在随着紫阳街商业开发、大家的消费需求变化,以及孙辈们的转业,已经变得越来越少见。

图十是临海一家老染坊,开染坊的是外公好友的家人,外公身体好的时候性格也很开朗,常在这里作客,不过随着外公好友们和外公的相继去世,这里已经是一座空房子了,还变成了紫阳街上的一个景点。

ShamLiv:

牧师也疯狂 好燃!!!

Adward_R:

「Minor Swing」 by Django Reinhardt,爵士标准曲目,由Stéphane Grappelli 与强哥共同创作的浓郁Gypsy Tune,由包含两位创作者在内的Quintette du Hot Club de France乐团首演于1937年。话说这个抽风节拍能适用于啥舞步来着……